与生活世界真实相处--商亚东油画作品赏析

发布时间:2018-06-22 23:06:11

与生活世界真实相处--商亚东油画作品赏析

  早在1985年,一个年仅二十、尚未跨入美院大门的学生,以他对改革开放的切身感受和素朴理解,创作了一幅题为《橙色的希望》的作品,没想到的是该作品入选了“‘前进中的中国’全国青年美展”并获得铜奖。

  光阴荏苒,当年这位多少带点传奇色彩的学生后来经历了些什么,我们一时并没有知道得更多,唯一确定的是他还在画画,用他喜欢的方式画各种各样他自己喜欢的画。

  在商亚东的油画中,我们可能会首先关注他的《生活甜如蜜》,这不仅因为该作品曾于2010年在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获得金奖,更因为它和《外面的世界》、《心中的风景》、《光阴的故事》等一起,构成了一个具有某些实验色彩和独特美学效果的系列。

 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,无论出于偶然还是基于巧思,画家在这个系列中,以兀自沉思又有些茫然的女人,既是存在本身却又消失在背景中的男人,有限而克制的物象等等,构筑了一个个戏剧情境般的画面和欲说还休的隐喻故事,并以此传达他对于美、对于生活和爱的诸种理解。

  著名戏剧理论家狄德罗以为,在过去的喜剧中,性格是主要的对象,而在严肃剧中,情境应该成为主要对象。黑格尔也把情境看作是各种艺术共同的对象,只是在不同的艺术中有不同的要求。细看商亚东这个系列的作品,如果我们对其画面进行局部分割,即便只剩下女主角一人,画面还是能成立的,甚至于可能还更加唯美。

  以《生活甜如蜜》为例,就曾出现过只留下女主角的画册封面--然而在画面加入石膏手、接线板以及俯卧的男人和摊开的书本等意象后,画面才有了更强的构成感,同时也随之被赋予了动作、语词、冲突、情节等戏剧情境及特质,使得在观者面前呈现的画布,倏忽之间转变成了一个演绎人生的舞台,仿佛有一缕追光,照亮了女主人公心灵的独白。

  此时此刻,幸福不再只是一个卖橘子的女孩心里充满了“橙色的希望”,而是有了更细微、复杂、生动和丰满的生命体验--它也许是红袖添香、秉烛夜读的光阴故事;也许是“我思故我在”的精神独立之美,疏离的只是表象,完满的恰恰是距离;也许是“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,接受有缺憾的世界”所获得的那份淡定、从容与睿智;还可能是“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”的心灵相惜。

  于是,情境在此中,凭借作者对造型、光色和绘画语言的娴熟技艺和巧妙运用,承载了某种处于模糊和清晰边界的精神、思想及观念,进而扩展成为可以无限想象的艺术空间。

  与崔小冬等同期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(现中国美术学院)的同行一样,商亚东对油画传统特别是19世纪的写实油画情有独钟。学院派的写实油画功底,使得他敢于涉足不同的创作题材,因而也有了较为丰富的创作成果。

  与“甜如蜜”系列的多主题变奏有所不同,商亚东在《春天的花环》、《花香时节》、《一个人的天空》、《阳光》等作品中,传递了明快而积极的情绪和信息,即使在较多地运用了灰调的作品中,仍不乏通透的亮色和明媚的心情。他画的小男孩,专注于手中的绚烂焰火和蹬天的狂想乐趣,全然忘记了节庆的仪式和周遭的世界,那也许是他记忆中的童年和自我。

  至于组图《沉默的人》,则让我们更多地感受到岁月留在不同人身上的痕迹和烙印,从皱纹到神情,从平静、木然到灵魂不易觉察的细微颤动。

  商亚东还涉足军事题材的主旋律作品,相继创作了《烽火燎原》、《破晓》、《土地·家园》等沉甸甸的作品,比较特立独行的是,商亚东在其中呈现的与其说是崇高和壮美,不如说是更多的平凡与真实。《破晓》中呈现的灰色的脸,白色的绷带,相互搀扶的样子,飞扬的黄土和弥漫着的战火气息,使得他笔下的将士不是“高大全”的形象,却有一份疲惫中的坚持,不言弃的韧劲。

  类似的艺术特点在他的《土地·家园》中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。在其中,画中人被有意安排在画面的一侧,而更多的空间正好与家园的广袤和深沉相互呼应,同时对家园的热爱和眷恋还流露在他精心渲染的闪亮的玉米垛上--2012年,《土地·家园》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。

  流水、小屋、树木是商亚东风景作品中最常见的元素,这些元素和乡村路、宽阔的田野、天空和云彩等交织在一起,构造了富有诗意的精神栖居之所,远离尘嚣,宁静悠远。

  在其中,我们既可以看到有大量伤感忧郁的蓝,又可以看到充满生机、深浅不一的粉绿、草绿、橄榄绿和墨绿,还可以看到有些冷艳的蓝紫,泛着秋意的鹅黄与金黄。作品中光色和景象的这种变化和变幻,不由让人觉得,崇尚写实油画的他,是不是不经意间也接受了印象主义的某些影响。但他究竟是像莫奈那样追着时间在写生,还是在记忆和想象中完成了他对自然、梦境或田园理想的叙述和表现,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。

  “神童”的成长是痛苦的,因为他们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他们在自己创造的辉煌和传奇里,一度很难超越甚至可能走走停停。实际上,商亚东也曾离开他心爱的绘画事业而去实验他的别样人生,这还是后来才听说的事。然而在从美院到东北老家,又从老家回到南方的逐梦之路上,他最终回归到深爱的油画家园和辛勤不辍的创作心态,诞生了一批继续成长中的作品。

  也许,他就像自己新作中那个“以抬头的姿态,一路吹着唢呐的陕北农民”,无暇顾及周边的荒芜或喧闹,而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边走边唱,他要把属于他的音符与旋律,分享给滋养了他的家园、天空和土地……

  商亚东 1965年生于沈阳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会员,杭州油画院画家。中国民主促进会浙江分会会员。